乡土教育的生动课本

 


乡土教育的生动课本


朱昌元


 


一个人,有地理概念上的家乡,有精神意义上的家园。地理家乡与精神家园在他的青少年时代往往是共生共长的,当然,随着生活脚步的迈动、见闻学识的增长,精神的家园往往会“溢出”地理意义上的家乡,就像陶渊明的诗歌,对于颠踬于黄州、惠州、儋州的苏东坡,极大地充实了后半生的精神家园,苏东坡几乎对每一首陶诗都作了“和诗”。尽管如此,不管他走到哪里,精神的思缕都会牵扯着曾经生长于斯、歌哭于斯的家乡,就像鲁迅之于绍兴、莫言之于高密东北乡。


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中国语音学会会长、北大教授林焘走访金华的小学,称赞金华的小学生普通话讲得好,不受方言的影响,比北方有些地区做得更好。他是真心表扬,但作为金华人,我是一则以喜,一则以忧,喜就不用说了,忧的是地方历史人文精神的传承。不知是不是海德格尔说的,语言是人类精神存在的家园。


随着社会现代化进程的推进,高铁风驰电掣,飞机腾云驾雾,特别是网络无孔不入,遍及地球的每一个角落,地球真的变成了一个“小小寰球”,成了一个“村”,人们的生活似乎也变得高度格式化、同质化,“英雄不问出处”,不同国度、不同家乡的各式人等似乎都逐渐淡褪了乡国、乡土的观念。


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,人民出版社隆重推出陶诚华策划、王晓明撰写的长篇叙事散文《阅读金华》,就具有了独特而典范的意义,特别是对当今的莘莘学子。


《阅读金华》是一本金华地图册,它画出了浙江中部金衢盆地的形制,画出了黄土丘陵的起伏,画出了作为众水之源的大盘山的雄奇,画出了绵延上百里的北山的俊秀,画出了灵动的东阳江与武义江,在金华“接洽”后又于兰溪拐个弯,与兄弟衢江一起浩浩荡荡奔向钱塘江,奔向杭州湾,奔向大海……


《阅读金华》是一幅地方风物风情画。且不说婺剧、道情,木雕、竹编,火腿、酥饼……,单说磐安的炼火,那么神秘,那么狂热,充满了原始的躁动和遒劲;永康的庙会,既神圣,又世俗,是近乡远村趋之若鹜的盛大节日;浦江的板凳龙,蜿蜒,灵动,优美,是力与美的艺术展现……


《阅读金华》更是一份八婺历史人文精神的导览图。盆地有边沿,但不封闭,丘陵有起伏,但不隔绝,这就决定了八婺乡民的基本性格,憨直,勤奋,坚韧,不达目的不肯罢休,但有时又失于钻牛角尖……它没有苏州的精致、细腻、自以为是,也不及宁绍的活络、圆融、开放。陈亮的注重事功、宋濂的刻苦自励、朱大典的忠君爱国……;从文化教育层面说,丽泽书院的刻苦严谨,“不私一说,兼取众长”,婺州学派的求真务实、学以致用、注重创新……无不是我们身边已逝的历史、吾乡吾土吾民厚重的文化,是我们的先人留赠的不灭的精神火种,是我们取用不尽的至今还在汩汩流淌的精神源泉。


可以说,《阅读金华》以翔实的材料、生动的语言为金华 “立传”,它是八婺山川的“山海经”,是各路志士英才的“列传”,包括“英烈传”、“儒林传”,是古今婺商、义乌货郎担、小商品海洋的“货殖列传”,是婺剧、道情、小锣书的“艺文志”……一句话,是一本生动、丰富、独特的乡土教育的教材,为了薪火传承,为了今天的跋涉和明天的美好,都值得我们披卷“阅读”。


 

《乡土教育的生动课本》有1个想法

  1. 请教朱老师,由于省级课题《运用“体验式”教学法实现高中语文情感态度价值观目标的实证研究》的需要,准备对老师和学生作一次关于“情感态度价值观课程目标实施情况”的问卷调查,请问应当从哪些方面来构思和设题呢?谢谢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