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个“杂食动物”

 


做个“杂食动物”


朱昌元


 


老子和孔子有一天打架,你会帮助谁?


这是清华大学2010年自主招生暨保送生冬令营面试题目。要想回答这个问题,至少要大致了解老子和孔子的基本思想,比如老子主张无为而治,孔子提倡经世济民……你认同哪一种学说,就不妨帮助谁。当然,我以为也不妨直斥这是个典型的伪命题,因为老子主张无欲无为,奉行与人无争、与世无争的哲学,即使孔子缺乏涵养挑起事端,老子也根本不会接招,不可能闹出与孔子打架的“丑闻”。


回答这样的面试题需要相对广博的学识,而且要有自己的见地。而广博的学识,很重要的来源就是读书,并且是广泛的持久的读书,就好像一些杂食动物,杂取种种、不拘一格使得它们胃纳强健、体格强壮。


在读书方面,我们要做一个胃纳强健、体格强壮的“杂食者”。纵观古今中外,许多有作为、有成就的大家都是这样的“杂食者”,他们兴趣广泛,博览约取,文理兼胜,集文学家、科学家等名号于一身。


公元前三世纪,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是一位真正的“博士”。他既是哲学家、美学家、教育学家,又是生物学家、生理学家、医学家。他的著作既有《政治学》《诗学》《伦理学》《形而上学》,也有《物理学》。


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达·芬奇,他的油画《最后的晚餐》《蒙娜·丽莎》是人所共知的,然而他同时又是一位贡献颇多的科学家,他在解剖学、生物学以及军事、水利、土木、机械工程等等方面,都有丰硕的建树。


我国东汉时期的张衡也是这样的通才。他是著名的天文学家,创制了世界上最早利用水力转动的浑象仪(也叫“浑天仪”)和测定地震的地动仪,同时他也是著名的作家,创作了影响颇大的文学作品《二京赋》《归田赋》《四愁诗》《同声歌》等。“我所思兮在太山,欲往从之梁父艰。侧身东望涕沾翰。美人赠我金错刀,何以报之英琼瑶。路远莫致倚逍遥,何为怀忧心烦劳。”这是《四愁诗》的第一节,“硬译”成现代汉语就是:“我所思念的美人在泰山,想追随心上人啊,但泰山下的‘梁父’山十分艰险,难以逾越。侧身向东眺望,眼泪沾湿了我的衣襟。美人送给我金错刀,我拿什么来报答呢?只有琼英美玉。但是道路悠远使我徘徊不安,为什么我总是忧愁不断,内心烦乱呢?”你看这个严谨的富于创造性的科学家还有诗情荡漾、文采飞扬的一面。欣赏《四愁诗》的鲁迅,曾经用“打油”的形式作了有趣的“仿写”。


科学与文学艺术之间,本没有鸿沟。至于科学界和文学界、理科与文科,这些截然不同的“界”、“科”,都是人为划分的疆界。


分“界”分“科”不是不可以,但绝不能分“家”,科学与文学艺术之间,存在着极为密切的联系。爱好文科的应该看看理科的东西,偏重理科的也应该涉猎文科的园地,也就是说不要只叮在一处,应该广读博览。


我们很可能成不了亚里士多德、达·芬奇和张衡,尽管如此,还是应该像鲁迅所倡导的那样“随便翻翻”,杂取种种,不断地充实自己,提高自己。鲁迅说自己“随便翻翻”“成了习惯,书在手头,不管它是什么,总要拿来翻一下,或者看一遍序目,或者读几叶(页)内容”。这一良好的习惯使得作为学者和作家的鲁迅“见多识广”。


叶永烈是当代高产作家,也是个著名的杂家,他的写作路子十分宽广,游走于众多领域,如科普作品《十万个为什么》《小灵通漫游未来》,历史纪实红色三部曲”——《红色的起点》《历史选择了毛泽东》《毛泽东与蒋介石》,人物传记《陈云之路》《胡乔木传》《傅雷与傅聪》《追寻彭加木》,长篇自传《追寻历史真相——我的写作生涯》《用事实说话——我的采访手记》,旅行写真《行走美国》《行走中国》《行走俄罗斯》《我的台湾之旅》等等。叶永烈介绍自己的读书经验,说什么书都喜欢翻翻。对于“闲书”,阅读的速度则飞快,“一目十行,快速扫描”。“我阅读开‘特别快车’,开着,开着,有时候来个急刹车,细看有价值的地方。待仔细看过了,再开‘特别快车’。”“开特别快车”的说法很有趣,也很形象,这一“杂取”的方式使得叶永烈“资本”雄厚,可以在多个领域“投资”,并且取得了丰硕的“回报”。


现在的读物确实很多,多到泛滥的程度。面对汹涌而至的读物,我们当然要放出眼光,加以选择,但选择不等于排斥,也不等于“提纯”,不等于单一。


不妨做个读书的“杂食动物”。


 

《做个“杂食动物”》有1个想法

  1. 朱老师,您好,您的这篇文章我邀请发表在我们杂志上。
    《名师导学》作者群:233500056 编辑QQ:345201153,欢迎您经常投稿![quote][b]以下为朱昌元的回复:[/b]
    欢迎选用,出版后请寄两册样刊。地址:浙江省金华市教育局教研室[/quote]

发表评论